气球小猪与神秘机器

好奇小子 气球小猪评论1,9891字数 40456阅读22分11秒阅读模式

第一章、小猪逃跑

小猪出生在猪圈,这样的出生在猪届算是最差的,和宠物店高贵的出生更是没法比。

不过小猪过得还算幸福,因为小猪的猪圈和院子连在一起,没有门。天气好的时候,小猪可以在院里享受一下日光浴。

小猪有两个邻居,一个是头奶牛,因为总是发出“哞~~”的叫声,小猪干脆给他起了个名字叫“哞哞”。还有一个被关在笼子里自称“金刚”的蓝色鹦鹉。

金刚是这院里资格最老的,并且作为主人的宠物,总觉得自己高人一等。

不过小猪觉得他的笼子还不如猪圈呢,连个打滚的地方都腾不出来。

猪妈妈不是第一次当母亲了,深知作为一只猪的未来会是怎样,所以在小猪还没断奶的时候就反复对小猪说:“作为一只猪,只有认命了。”

小猪对妈妈的话是毕恭毕敬,虚心接受。吃饱就了睡,睡醒了接着吃,过起了一只猪该过的生活。

金刚对他的评价是:“还真是只猪”。

本来就是猪嘛,小猪对这样的评价也乐得接受。睡觉和晒太阳成了小猪生活的全部。

就这样,日子一天天过去,生活倒也轻松自在。

直到有一天晚上,夜色格外深沉,天上乌云密布,冷风嗖嗖地吹着。

小猪像平常一样吃完食槽里的玉米,准备睡觉,突然看见院子外面来了个黑呼呼的家伙。

这家伙一身鬃毛,个头特别大,双眼炯炯有神,在院子外转来转去。小猪第一次看到这么奇怪的动物,赶快把猪妈妈摇醒。

那个黑呼呼的家伙也看见了小猪,发出“哼”的一声,然后一头钻进主人家的玉米地。

猪妈妈摸摸小猪的头,关心地问:“外面风大,怎么还不睡?”

小猪问:“妈妈,看见了吗?”

猪妈妈回答:“那是野猪。”

小猪接着说:“我也想变成野猪?”

猪妈妈以为小猪意识到作为家猪的悲哀,看着孩子说:“为什么?”

小猪回答妈妈:“因为野猪可以到玉米地里吃玉米。他一定是吃了很多玉米才长那么高的。”

猪妈妈无奈地笑了,耸耸肩,说:“孩子,睡吧,我们是家猪。”说完猪妈妈翻个身,继续睡了。

小猪答应道“好吧!”

可是小猪在猪圈里翻来覆去,总也睡不着。

小猪似乎想到了什么,但总感觉脑袋乱乱的。这也许是小猪第一次有自己的思想。

“叮铃叮铃……”一阵铃声从玉米地那传来,在这寂静的夜里显得格外刺耳。

“什么声音!”奶牛哞哞醒了。

“是警报声。”鹦鹉金刚也醒了,毕竟跟随主人时间较长,见多识广。

“今晚上看来是睡不着了。”猪妈妈又醒了。

“好奇怪啊!”小猪跑到院子门口听着。

“妈妈,快过来,是那传来的声音,快看,是野猪!”小猪兴奋地叫妈妈。

大家朝玉米地看去,只见野猪正从玉米地蹿出来,向一旁的密林中跑去。

“跑得可真快!”小猪赞叹。

这时主人屋子的灯亮了,小猪的主人打着手电冲了出来,手电的光线划破夜空,照向那片玉米地。也许太过匆忙,小猪的主人连睡衣都没有换,就惊慌失措地向玉米地跑去。

过了一会,警报声停了。

“真奇怪?”小猪歪着脑袋。

奶牛哞哞猜道:“主人一定安装了报警器,防止别人偷玉米。”。

“哈哈!防止偷玉米?”鹦鹉金刚嘲笑道,“牛怎么也长猪脑袋?你见过谁会为了几根玉米安装警报器。”

“那你说是为什么?”奶牛哞哞显然不服气。

“告诉你们吧,主人名叫福田,来这之前是个有名的科学家,根本就不是你们所想种玉米的。”鹦鹉金刚有些得意。

“还是科学家好,我以前从没见谁给我们猪吃玉米的,从这点来看,福田还真不像个农夫。”猪妈妈表示赞同。

小猪第一次知道主人的名字,想起平时福田的种种行为,也觉得奇怪。

映像中福田总是穿着白色的衣服,一点也不像农夫,经常在玉米地里一待就是一整天,可回来的时候除了鞋子有点脏外,衣服还是干干净净的。几次见到福田的客人都是西装革履。而且对奶牛和小猪一家也漠不关心,只是偶尔拉来一车玉米供大家食用。

小猪问鹦鹉金刚“那为什么福田要搬到山里来?为什么把我们买回来?为什么种那么多玉米?”小猪的脑袋中有太多的问题需要解答。

鹦鹉金刚不知道说什么好:“这个——这个——我也不知道。”

鹦鹉金刚为了给自己找台阶下,假装打个哈欠,做了个睡觉的姿势:“睡吧睡吧,不早了,明天再说。”

“为什么呀?”小猪转头问妈妈。

“不为什么,哪来那么多为什么?快去睡吧!”猪妈妈困了,有点不耐烦。

小猪和哞哞各自回棚子里睡觉。

由于睡地太晚,第二天,日上三竿了,小猪才睡眼惺忪地爬起床。

猪妈妈、奶牛哞哞还有鹦鹉金刚正在讨论昨天野猪的事情。

鹦鹉金刚告诉大家:“今天早上主人下山去了,我听主人说要去请人捉住那只野猪。”

“那只野猪也真是大胆,这下糟糕了。”奶牛哞哞担心的说。

“野猪平常总瞧不起我们家猪,被抓住,我看也没什么不好。”猪妈妈说。

“我以前好像在哪见过那只野猪。”鹦鹉金刚若有所思。

“谁让他喜欢搞破坏呢?”猪妈妈有点幸灾乐祸。

“不知道他还会不会再来?”奶牛哞哞问。

“我想会的,被抓住才好呢?看他以后还能在外面四处跑不?”猪妈妈对野猪能四处溜达充满嫉妒之意。

……

大家你一言我一语,有声讨的、有担心的……

“我想当野猪。”小猪突然插话。

“为什么?”猪妈妈问。

小猪看着妈妈,眼神中带着渴望:“我也想在外面四处跑。”

……

大家集体沉默,想着小猪刚才说的话。

过了许久,鹦鹉金刚打破沉默,叹了口气,说:“小猪说的很对!”小猪刚才的话深深打动了鹦鹉金刚的心,空有一副翅膀却不能飞翔的感觉可能也只有鹦鹉金刚自己知道了。

猪妈妈摇摇头:“这怎么可能?”

“不嘛!不嘛!我就要到外面去。”小猪向着猪妈妈撒娇。

猪妈妈抱起小猪说:“好孩子,我们就在这,不想那么多!”

小猪挣脱妈妈的环抱,依旧喊道:“我就要出去。”

猪妈妈默默地看着孩子,心里别提多难过了。

这一天过得格外漫长,大家不像以前那样无忧无虑,个个都忧心忡忡。

野猪彻底打乱了院子里平静的生活。

第二天早上,早早地小猪就被一阵“隆隆~~”的声音吵醒,是一辆运货的小卡车。福田从车上下来,身后跟着俩人,一个络腮胡子,一个瘦高个。俩人的身上各背着一根长长的杆子。

猪妈妈告诉小猪,那个长长的杆子叫做猎枪,专门用来对付凶猛动物的。

“啊!是要对付那只野猪吗?”小猪飞快地走到院子门口,趴在门上看着主人,很为那只野猪担心。

络腮胡子用手提了提背上的枪,说道:“如果这次抓不住那只野猪,我就把胡子刮了。”

“放心,你那胡子肯定长得牢牢的。”瘦高个说。

福田转过身,看着他俩说:“我只要抓住那只野猪,别让他给我添乱就行。”

“我这枪可不是吃素的。来,搭把手。”络腮胡子一边绕到卡车后面,一边招呼瘦高个。

小猪在门口看得清清楚楚,他们从车上抬了几个金属笼子下来,一直抬到玉米地那。

接着,瘦高个和络腮胡子从车上拿了铁锹在玉米地周围挖土。就这么一直挖呀挖呀!

“汗滴禾下土,粒粒皆辛苦!”鹦鹉金刚在笼子里调侃。

小猪没有听清楚,扭头问鹦鹉金刚。“汗滴什么?”

鹦鹉金刚不想浪费口舌解释:“说了你也不明白。”

猪妈妈不知什么时候来到小猪的旁边,帮着解释:“他是说,那俩人挖陷阱的劲头就像农民伯伯耕地。”

“哦!”小猪看着妈妈,似懂非懂地点点头:“他们在做陷阱吗?”

猪妈妈指着玉米地说:“你看那笼子,等会就要埋到土里。”

“埋到土里,就能长出新的笼子吗?”小猪记得妈妈以前和他说过玉米种子埋到地里就会长出新的玉米。

“傻瓜,把你埋到土里,能再长出个小猪吗?”鹦鹉金刚扑腾着翅膀。

“那笼子和枪一样,也是用来对付野猪的,他们挖好陷阱,然后让野猪掉进笼子,就把野猪抓住了。”猪妈妈在一旁耐心解释。

自从昨天小猪提出要到外面去四处跑,猪妈妈心里觉得特对不起小猪,越发显得慈爱。

小猪两眼满是担心的眼神,发自内心地说:“野猪好可怜啊!”全然忘记了自己已经被关在院子里的事实。

鹦鹉金刚在笼子里叫道:“我们才可怜呢!野猪还没被抓,我们已经被关起来了。”

奶牛哞哞一直在旁边听着,这时候也插话了:“是啊!鹦鹉金刚说话虽然刻薄点,可是这次说得很有道理。还是担心我们自己吧!”

“我刻薄,你个只会挤奶的牛说我刻薄!你知道我高贵的出身吗?你知道全世界有几只蓝色金刚鹦鹉吗?”鹦鹉金刚上窜下跳,弄得笼子摇摇晃晃。

奶牛哞哞一边走向自己的牛棚,一边慢吞吞地说:“是,高贵的笼中鸟。”

“孩子,我们也回去吧!看这架势,陷阱够他们挖一天的。”

小猪跟着猪妈妈走向猪圈,仍不忘回头看看。

果然不出猪妈妈所料,络腮胡子和瘦高个忙活了整整一天,直到日落西山才完工。

今晚的月光份外皎洁,满天的繁星一闪一闪,似乎诉说着今晚要发生的事情。

小猪吃完晚饭就一直趴在门口,目不转睛地看着玉米地。他在心里默默祈祷:野猪,别来呀!别来呀!。猪妈妈和奶牛哞哞也凑在门口陪着。

事与愿违,尽管小猪不停的祈祷,该来的还是来了。

玉米地的外面突然蹿出一条黑影。

“妈妈,你看,是野猪。”小猪的眼神特别好。

“看见了,看见了,嘘!专心看。”猪妈妈答应道。

还没等猪妈妈说完,就听“啊”一声,那只野猪掉进了事先准备的陷阱。

紧接着小猪就听到野猪发出“嗷嗷”的怒吼声,小猪闭上了眼睛说:“好可怕!”

正在小猪为此担心时,只听福田惊慌的声音:“快,快,他跑了。”

小猪睁开眼睛,只见那只野猪不知何时已经从陷阱中跳了出来,正沿着玉米地边缘狂奔。

“他又跑了,妈妈!”小猪说话中带着喜悦。

“呯——呯——”两声枪响,络腮胡子端着猎枪发射了。

接着只听野猪惨叫了一声。

借着皎洁的月光,小猪分明看到那只野猪踉跄地倒下。

瘦高个和络腮胡子开着卡车追上前去,把野猪关进了事先为他准备的笼子,并把这只野猪拉到了院子里。

小猪这才得以看清楚野猪,只见他的个头和奶牛哞哞差不多,浑身鬃毛竖立,两眼喷着怒火。

野猪在笼子里左冲右突,弄得铁笼子摇摇晃晃,哐啷哐啷地响。可还是不管用,这笼子就是专为为他设计的,怎么可能挣脱呢!

络腮胡子把野猪笼子放在了猪圈的旁边,点了一根烟,恶狠狠地说:“为什么三番两次来玉米地。”

野猪只哼哼了两声,不愿意搭理。

福田这时候走上前来,仔细地看着笼中的野猪,疑惑地问道:“我以前好像在哪见过你?”

野猪扭过头,沉默不语。

“哦,我想起来了,在哈亚博士家……”福田话还没说完,就被打断了。

“嘿嘿,就算让你知道哈亚博士在这,也没有用了。”瘦高个冷冷地笑着。

“嗷~”野猪发出一声怒吼,扑向瘦高个。

“别挣扎了,这就是为你量身定做的。”瘦高个此刻的心情就像在观赏一只没了牙的老虎。

“走吧,走吧,明天你们把他弄走。”福田一边说,一边招呼瘦高个和络腮胡子出去。

福田边走边说:“我说咱们别抓哈亚吧,现在麻烦了吧!”

“有什么麻烦,不都有我们给挡着吗?”络腮胡子说道。

“总之我只关心我的研究别被破坏,其它的事情你们处理。”

福田一行渐渐走远,进了屋子。

待福田走后,小猪和奶牛哞哞围了过来。

看着野猪伤口的鲜血,小猪试探地问:“疼吗?”

野猪似乎看不起眼前的这个小不点家猪,冷冷地说:“哼,这点伤算什么。你还是担心自己吧!”

“嘿,你对孩子这么凶干什么?”猪妈妈护犊心切。

小猪没想这么多,再看看野猪的伤口,又问:“疼吗?”

“当然疼,你没听见他刚才那声惨叫吗?”鹦鹉金刚替野猪回答。

“妈妈,他疼。”说完小猪凑到笼子旁鼓起腮帮子,使劲吹气。

野猪扭头看着小猪,语气缓和了些:“你这是干什么?”

“以前我不小心受伤,妈妈就是这么给我吹气的,吹一吹就不疼了。”小猪安慰野猪。

“谢谢。不过,里面有子弹,只要还待在这里,就没法好,他们是不会送我去医院的。”野猪居然耐心地给小猪解释。

“那,我们逃走吧!”小猪脱口而出。

“逃?”猪妈妈在一旁听到,惊奇地看着眼前的孩子,逃是她这辈子想都没想过的事情。

“对,逃!算上我一个。”笼子里的鹦鹉金刚立刻表示赞同。比起笼子,金刚更喜欢自由的蓝天。

“怎么逃?”奶牛哞哞依旧慢吞吞地说话。

猪妈妈看着小猪,再看着大家,心中燃起了一点希望,可当她看到野猪,又泄气了,猪妈妈叹了口气,说:“你们看看野猪,怎么逃啊?”

“瞧瞧你们吓得那样,只要我的笼子打开,我就有办法带你们逃离这儿。”虽然受伤了,野猪显得很有信心。

小猪说:“我帮你!”

说完,小猪试着去咬笼子上的锁。可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,锁纹丝未动。

看着小猪那么卖力地帮助自己,野猪有点被感动,改变了对这只小家猪的成见,说:“别费劲了,你这样是打不开的。我叫雷,你呢?”

小猪说:“我没有名字,大家就叫我小猪。”

虽然小猪相信雷,可是猪妈妈和鹦鹉金刚依旧对野猪不放心,认为野猪没有办法帮助大家逃离这儿。

夜更深了,福田和络腮胡子们因为忙了一整天,屋子的灯已经熄灭,估计睡着了。

院子里却是热闹非凡。

雷见大家还不相信,说:“你们就瞧好了。看见那边的车吗?车钥匙还在上面,我的腿受伤了,估计现在动不了了。需要有人帮我开车。”

“你还会开车?”鹦鹉金刚有些不相信。

雷没有理会鹦鹉金刚,接着说:“这没什么了不起的。现在我需要有个人来学开车。”

刚才还很热闹的院子沉寂了。

过了一会,奶牛哞哞说:“我不会。”

见雷正看着自己,猪妈妈也急忙说:“别,这种事我可干不来。”

雷接着看了看鹦鹉金刚,摇了摇头。

“妈妈,我想学开车。”在一旁的小猪带着乞求的眼神看着猪妈妈。

“哈哈!你开车?笑破肚皮了!车开你还差不多。”鹦鹉金刚哈哈大笑。

猪妈妈原先想说不同意的,可是实在看不惯鹦鹉金刚嘲笑自己的孩子,于是改口:“好,妈妈同意你学开车。”

“太棒了!我要开车了。”小猪高兴地蹦了起来。

雷接着开始快速讲解怎么开车,哪是方向盘,哪是刹车,哪是油门……听得大家是目瞪口呆,感情这雷是一特工野猪啊。

也许孩子的学习能力特强,小猪虽然平时不声不响,可没过多久就记下所有步骤,就差实战了。

“现在,我们怎么办呢?”小猪问。

“等待。”雷回答得干脆有力。

小猪不再说什么,他觉得眼前这只野猪不一般。

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了,夜寂静地只听到大家呼吸的声音,大家都睁大了双眼,期待这有可能改变命运的一夜。

小猪也打起十二分的精神,一幅跃跃欲试的摸样。

突然,小猪听到一点动静,他向院子的门口看去,一只田鼠正从土里冒出来。

这只田鼠左右看了一下,迅速来到雷被关押的笼子前,显得训练有素。

“我说,头啊,你怎么那么不小心呢?”田鼠一边说着,一边迅速爬上铁笼子,灵巧地打开了锁,简直就是个开锁专家。

“谢了。”雷从笼子里出来。

“走吧,还等什么,哦,看来你受伤了。”田鼠走到门口,见雷没有跟上。

雷说:“这点小伤还能撑着,我答应了他们,要带他们逃离这儿。”

“什么!”田鼠显得很惊讶!

雷说:“你没听错,咱可不是那言而无信的人。”

“那好吧,你是头,你说了算。”说完田鼠麻利地爬到了鹦鹉笼子上,打开了笼门。

说时迟那时快,鹦鹉金刚迫不及待地飞了出来,接着就绕院子飞了一圈。

“自由的空气真好,谢谢。”鹦鹉金刚谢过田鼠。

猪妈妈使劲地掐着自己的脸,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,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直到小猪提醒她该走了。

等大家都上了车,小猪和雷还有田鼠也钻进驾驶舱。

小猪握着方向盘地手有些发抖,雷轻轻地拍着小猪的肩膀说:“你行的。”

小猪在脑海中再次回想了一遍开车流程,接着点火,踩油门……“轰”地一声,卡车冲了出去。

福田一行被这声音惊醒,等他们穿好衣服来到门口的时候,卡车已经快离开视线了。

小猪刚开始有点忐忑,可后来随着雷的指导,很快就得心应手了,驾驶着卡车沿着山区公路一阵狂开,在确定没有追兵的情况下,才缓缓放慢了速度。

接着跟随雷的指引,车缓缓开进了一处密林,最后在几个破旧的木屋前停了下来。

田鼠最先一个跳下车,扯着嗓子喊下车。

小猪随同雷一起下车了,车前早就有一群动物在等着,这是怎么回事,小猪有些不知所措。

“你先带他们去休息。”雷对着迎面走来的一只火红的狐狸说,说完,雷倒下了。

小猪和红狐狸急忙把他搀起,“看来雷伤地不轻。”红狐狸说,“你跟我来,把他抬到医务室,其他的人先去休息。”

小猪跟着红狐狸走进了一件木屋,木屋的设施显得有些陈旧,屋内灯光昏暗,不过桌椅板凳到是俱全。小猪和红狐狸合力把雷放在了桌子上。

接着红狐狸去柜子里拿出刀、镊子、纱布,还有些小猪叫不出名字的瓶瓶罐罐。

红狐狸熟练地给雷的伤口消毒,用刀切开伤口、取出里面的一颗子弹、紧接着用针线缝合。

小猪在一旁瞪大了眼睛,差点没晕过去,心想,这是群什么动物啊!

红狐狸忙完后,抬头看看小猪,此时的小猪已经满头大汗,不知道是今晚的逃生经历太过刺激,还是被红狐狸的清创缝合给吓到了。

红狐狸拿毛巾给小猪擦汗,说:“没见过吧!走,我们到外面谈,让雷好好休息!”

小猪已经说不出话来了,一味地点点头,跟着红狐狸来到屋外。

屋外,太阳正从地平面升起,小猪这时候才有机会好好看看周围的环境。

这里是个山谷,两边是陡峭的山崖,前面有个瀑布,瀑布的下面是个小湖,湖边就立着那几座木屋。一幅世外桃源的景象,没有围栏,没有主人,到处郁郁葱葱,比起以前的猪圈这简直就是天堂。

“这是哪儿?你们是干什么的?雷为什么要去玉米地?”小猪稍稍整顿精神,连珠似地发问。

 
好奇小子
匿名

发表评论

匿名网友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

拖动滑块以完成验证